無人飛行載具之發展及在本軍的應用

文/ 王亞民 謝三良

◎提要

一、自一九八二年以色列在黎巴嫩南部貝卡山谷運用斥侯型無人載具成功地協助摧毀敘利亞之防空飛彈陣地後,無人載具即在戰場上扮演著重要之角色。
二、無人載具的發展經歷越戰、中東戰爭、波灣戰爭等時期,直到今日至少有一六七種以上。
三、一套無人載具系統通常包含載具、地面管制站、地面輔助設施、酬載及資料鏈等五大部分。
四、無人載具可因應不同的任務、攜行不同的任務模組,滿足各類部隊達成任務的需求。而且可以根據本國科技的發展、戰術需求來建立彈性編組,非常適合量小質精的建軍要求。

一、前 言
一九八二年以色列在黎巴嫩南部貝卡山谷(Bekaa Valley)運用斥侯型(Scout) 無人載具(如圖1)成功地協助摧毀敘利亞之防空飛彈陣地後,無人載具即在戰場上扮演著重要之角色。在往後的兩次波灣、科索夫及阿富汗戰爭中,無人載具擔負的角色日益重要,更加鞏固其在未來戰爭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圖1 以色列在貝卡山谷運用之斥侯型無人載具 


二、無人載具的分類
無人載具不同於一般載人載具,通常是指沒有飛行員於載具上操控,藉由其他方法如搖控或自動控制飛行,而執行特定任務的飛行器。除前述斥侯型RPV(Remotely Piloted Vehicle)外,常見的無人載具家族尚有UAV(Unmanned Aerial Vehicle)、靶機、UCAV(Unmanned Combat Air Vehicle)及微型飛行器(Micro Air Vehicle MAV)等,分述如下: 
(一)、RPV遙控無人載具:由位於地面或海上的控制人員經由無線電發出持續或間斷指令遙控載具之飛行,通常為可回收式。
(二)、UAV:由載具內的控制系統自主控制載具之飛行與執行任務。
(三)、靶機:為任務單純之無人載具,一般於演訓中模擬敵方之戰機或飛彈。
(四)、UCAV無人戰鬥飛行載具:基本上為一超音速 (Supersonic) 攻擊載具,可深入敵之內陸,快速打擊,完成攻擊破壞等任務。

(五)、MAV微型飛行器:為長寬高均小於十五公分之微小型飛行器 (目前尺寸在卅公分以下者均號稱為MAV)。因其形小質輕,便於攜帶,可單人操作,為戰場上單兵之偵蒐利器。MAV具匿蹤隱密之特性而不易為敵所察,適合執行低空偵察、跟監、電子干擾、通訊中繼、目標指示、戰場評估、核生化戰區偵測以及危險區域之任務,亦有稱之為間諜飛機 (Spy Plane)。

圖2 為本軍靶機中隊所使用之BQM-74C Chukar III。

圖3 為波音公司目前發展之X-45型UCAV。

圖4 為澳洲雪梨大學所發展之Bidule型MAV。
三、發展過程
(一)、越戰時期
越戰期間無人載具大量的投入戰場從事偵察任務。無人載具通常由C-130運輸機發射,執行任務後至預定空域施放降落傘再由直昇機回收。此時之無人載具多由當時的靶機改裝而成。
在全部三四三五航次中,大部分(二八七三航次,約84%)的無人載具均順利的回收。

(二)、中東戰爭
隨著越戰的結束,對無人載具的重視銳減,直到一九八二年以色列在貝卡山谷以無人載具執行偵察、電子干擾及誘餌等任務來癱瘓敘利亞空防後,情況才有改觀。
一九八二年以色列攻擊黎巴嫩貝卡谷地的「加利利和平」作戰,以軍先以無人載具執行照相偵察,並確實掌握敘利亞防空飛彈基地位置。
以軍再用無人載具擔任誘欺及搜索的任務,當其飛臨貝卡山谷上空時,發射一種酷似以色列戰機所發射電波的電子圖像,引誘敘軍開啟雷達偵測,此時以軍的無人載具馬上就可以測出敘軍雷達的位置和發射電波頻率,並將情報傳送給後方的E-2鷹眼預警機。
預警機將干擾頻率傳送給以軍的戰鬥機,同時以軍也發射攜帶金屬干擾片的火箭,以迷惑敘軍的防空人員,並干擾敘利亞軍隊的雷達圖像,使其無法確認和跟蹤以軍的戰鬥機。當這一系列的行動完成後,以軍便從戰鬥機上發射能追蹤雷達波及紅外線的狼式(Wolfe)飛彈,將敘利亞軍隊俄製「薩姆六型」防空飛彈的射控雷達摧毀。
事實上,以色列的無人載具並不如外傳的那樣成功,因為在當時無人載無法在夜間飛行,加以資料鏈傳輸與有人戰機間的通訊相互干擾,整體的可靠度不佳,其所以致勝的關鍵在於奇襲。然而貝卡山谷一役已充分證明:無人載具可在作戰環境下執行有價值且即時之任務。

(三)、波灣戰爭時期
在波灣戰爭中,聯軍使用多種UAV參戰,不僅大大降低了聯軍的傷亡更直接或間接地促成了聯軍的勝利。誠如美海軍無人載具計畫室副主任Edward E. Davis所述:無人載具已開啟了歷史的新頁。

(四)、阿富汗戰役
在阿富汗戰役中,掠奪者無人載具持續在戰場上發威,除繼續執行而其原訂之任務外,又添增了攻擊任務。新型的掠奪者無人載具掛載二枚地獄火飛彈,二○○二年二月四日,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策劃下,一架掠奪者無人載具在阿富汗東南部發射一枚「地獄火」反坦克飛彈,攻擊一批正在查瓦基利地區開會的凱達高級頭目,至少炸死了六名凱達組織重要人物。

(五)、各國發展現況
除以色列及美國外,其他各國亦致力於無人載具之研發,保守估計全世界已生產或研製中的無人載具至少有一六七種以上。國內中科院亦先後研發中翔、天隼等型無人載具,而成功大學及淡江大學也分別成立UAV實驗室從事相關研究。

四、系統組成
一套無人載具系統通常包含載具、地面管制站、地面輔助設施、酬載及資料鏈等五大部分。本章將以美軍初期發展天鷲(Aquila)型無人載具(如圖5)為例說明。

圖5 Aquila 無人載具
1.天鷲型無人載具
美陸軍於一九七九年開始發展天鷲型無人載具系統,原規劃能自動飛行,可在日間及夜間確認敵軍點目標;搭載雷射儀作目標定位;修正砲擊彈著點誤差以及能穿透蘇聯空防系統。全案因為耗資過巨且性能未達要求,因而終止,然其系統具備無人載具應有之架構,且為後續數個計畫之參考範本。
2.載具
載具為系統內可升空部分,包含機架、動力單元、飛行控制及電力系統及資料傳輸單元。籌載可視為載具之一部分,但可依任務型態而改變。載具可為定翼機、旋翼機及風扇管式(ducted fan)。
Aquila之載具為無尾翼設計,使用一具二行程廿六匹馬力後置引擎,螺旋槳置於機尾處。機身長約二公尺,翼展約3.9公尺。機架使用環氧化功夫龍(Kevlar-epoxy),機身則使用金屬材質以避免雷達波穿透機體。起飛重量約二六五磅,飛行時速介於九○至一八○公里,升限為一二○○○英呎。
3.地面管制站
地面管制站(GCS Ground Control Station)為整個系統的神經中樞,與載具間的所有影像、指令及數據均在此處處理並顯示,數據係透過資料鏈系統的地面天線中繼而來。
地面管制站內有任務規劃、控制與顯示、影像、遙控、訊號處理、通訊、空調及防護性設施。可作為任務指揮官之指揮所。圖6為Aquila地面管制站之剖面圖。

圖6 Aquila地面管制站之剖面圖
4.起飛與回收裝備
起飛與回收方式不一,傳統為跑道起降,亦可使用旋翼或風扇管垂直起降。如以彈射方式起飛則可借助火箭或是液壓與氣動複合裝置。在狹小空間可使用攔截網與緩衝設施來回收定翼機;降落傘及飛行傘適合在小區域作定點回收。以使用旋翼或風扇管在陸地垂直起降時無須精密輔助設施,但若在海上航行艦艇甲板起降,則需輔降設施以配合艦艇之搖晃。
5.酬載
酬載可說是無人載具存在的價值同時也是系統中最昂貴的部分,通常會視任務性質搭配不同酬載,偵察時攜帶攝影機、移動目標顯示器及合成孔徑雷達,標示目標時攜帶雷射定位儀。其他酬載尚有電子干擾、氣象及核生化設施;當然,攜帶攻擊性武器則是更高階的選擇。

6.資料鏈
資料鏈為無人載具系統中一重要子系統,作為載具與地面管制站雙向構聯。以數kHz速率將飛行路徑管制與酬載控制資訊上傳, 下載時有二種傳輸速率頻道,較低者用來確認指令及載具現況;較高者(1至10MHz)則傳送攝影機及雷達等感測器資訊。資料鏈尚可藉測量地面天線站與載具之方位角與距離來計算載具所在位置。此項資訊可協助航行並精確定位載具位置。為有效於戰場運作,資料鏈須具備抗電子干擾能力。
地面資訊端通常為微波電子系統而天線則提供地面管制站與空中載具瞄準線(line-of-sight)通訊。天線可安裝在地面管制站上或是獨立位置。如考慮天線因發射電波而容易招致攻擊而二者分離時,通常會以光纖電纜來連接二者。地面端可傳送導引與酬載指令,另接收飛行高度、速率與方位等飛行資訊以及所搭載感測器(如影像與目標距離等)之資料。
空中資訊端為載具資料鏈的一部份,包含影像傳送器及傳輸天線。
7.地面輔助裝備
由於無人載具系統整合了精密之電子設備與機械機具,地面輔助裝備(GSE Ground Support Equipment)日趨重要。一般包含測試、維護及吊放載具用之吊重裝備。圖7為Aquila之地面輔助裝備。

圖7 Aquila之地面輔助裝備

五、用 途
(一)、特點

無人載具最特殊的作戰運用就是在於「無人」,因應現今發展的結果具有以下多種優越特性:
1.重量輕、體積小
當今世界上無人載具的 種類超過167種,其中大部分重量均在200公斤以下,以體積來看,一般飛行器長度不超過五公尺以下,且作戰時無需複雜的輔助起降及控制設施,短時間內便可完成備戰,故較具戰術運動性。

3.造價相對低廉、成本效益高
現今世界各國空防系統的發展迅速,使得空中偵察、攻擊任務日益困難,飛機的損失率日趨揚昇,而一架高性能戰機的造價多在3~5仟萬美元之間,預警機的造價甚至高達數億美元,相對於無人載具其造價範圍多在100萬美元之內。至於運作壽期內的維修保養費用,因可藉由模擬器上進行操作手訓練,所使用軟體、飛行控制平台、訓練過程經驗獲得均與實際狀況一模一樣,無需真正出動飛行器,故人員訓練、零件的更換、及定期大修等作業費用均相當節省,且平時停駐在機庫房中待命,戰時抬出來便可使用,故維修費用消耗僅及有人作戰飛機的百分之二十。

3.隱蔽性良好、存活性增強
無人載具由於體積小,機身多為玻璃纖維所構成,可針對外形及橫截面積進行「匿蹤」設計,使反射信號強度衰減或被所塗覆的雷達波吸收材料所吸收,使敵人雷達偵搜距離減少。而引擎推力消耗功率低,紅外線輻射量少,故被偵測機率相對減少,且無人載具並不需要人員乘坐其中操作,因此相關安全設備即因人所限制的運動性能(如加速度不可超過9G),均無需於設計時考量,所以其建造成本、操作性能及機動性均可大幅度的提昇,進而增強存活率。

4.適應性強、無人員生命顧慮
無人載具能在深入敵入防區的高度威脅環境下執行任務,而無需顧慮人員生命的損失,運用時不受惡劣天候的影響,故能全天候隨時備戰,能不分晝夜超過4小時以上長時間滯空飛行,現今已有廿四小時連續在目標區上空進行偵察或干擾的機種,而滯空100天或1年的無人載具亦正在研製中。
(二)、軍事用途
1.軍事上分類
就軍事觀點而言,無人載具以航程及特定作戰任務可概分為四類:戰術型(T無人載具)、戰略型(S無人載具)、誘標型(DECOY)及無人攻擊型(UCAV):
(1).戰術型無人載具
指活動航程在一○○○公里以內,續航時間不超過24小時,若再考量飛行高度、發射方式及回收方式的不同,則可再細分為微小型、迷你型、近程型、短程型、中程型、低空穿透型、長程型及耐航型,分別擔任偵察、搜索、目標獲得、通訊中繼、核生化探測、電子戰、雷區偵測、戰損評估、火砲校準等任務。
(2).戰略型無人載具
執行期程較長的任務,如部隊移動、武器測試等,續航時間超過廿四小時,視飛行高度分別有中高度長續航型(MALE)及高高度長續航型(HALE)兩類。
(3).誘標型無人載具
多運用於毀壞性武器研究試射,機上裝有專用的設備,如指示器、模擬設備,干擾設備及高速照相機等。
(4).攻擊型無人載具
用於攻擊地面的目標,包括雷達站、固定重要軍事目標、戰車、戰術飛彈基地、大型艦艇等,屬於致命性的武器。

2.運用構想
近年來隨著電子科技與資訊網路科技的迅速發展,無人載具的運作效能得以突破性的提高與發展,根據前世紀無人載具在戰場中應用的戰果,受到世界各國愈加的重視,以下就歷次無人載具歷次戰役中的運用,及目前正積極研發之運用構想說明如下:
(1).戰場偵察、監視
大部份無人載具的作戰運用是針對此一構想,用以進行全天候戰略、戰役和戰術偵察,視需要可選擇光學或紅外線照相機、雷射測距機、電視攝影機、影像、信號儲存和傳輸設備、及電子偵察設備等配備,在反干擾的安全傳輸鏈作業下,可用以滯留戰區上空,精確地追蹤量測目標距離,並將所獲得戰區的一切動態景像,傳回控制站進行分析研判。
以第一次波灣戰爭中法軍在戰場上對無人載具的運用為典型例子,首先派無人載具偵察敵情並傳送到地面指揮部,師長根據無人載具提供之情報,在行軍時躲過了伊軍戰車和砲兵陣地,不費一槍一彈即佔領了納齊茲高地,該師因而居高臨下對整個戰區進行週密之監視及控制,接著法軍編組無人載具排隨同該師外籍兵團一起突入伊拉克境內,沿著主攻方向繼續實施空中偵察,在航行數十公里範圍內,發現伊軍一座指揮所,法軍立即要求砲兵射擊,幾分鐘後,七五發的砲彈完全摧毀此指揮所。該師勝利返國後,法國總統密特朗對無人載具在波灣戰場上的表現深感欣賀,親自頒發十字軍功勳章予操作無人載具人員,為無人載具在軍事上發展寫下了歷史的新頁。

(2).通信中繼及目標獲得
當面臨特殊作戰環境,如陸地複雜地形、海上視線外等無法用一般光學或電磁偵測器涵蓋的地方,運用方式有類似低空衛星的任務。一般沒有衛星的國家,對這種運用構想相當有興趣,可以考量研發或採購可以長時間滯空的空中監視無人飛行載具作為偽衛星(pseudo satellite)使用。
以我國為例,因為我們不屬於聯合國成員國所以並未分配衛星軌道使用權,以致於在衛星監視中共彈道飛彈部署及發射警戒的資訊獲得,完全受制於他國而一點也不具有自主權,這在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言是非常危險的,因此發展自主的衛星偵測能力則成為一個刻不容緩的課題。首先發展長滯空時間的載具,配合中研院所發展的長程高解析度攝影機即由民間自立研發的熱顯像偵測儀,可初步建立完全自主的空中監視偵測能力,並配合自主國防科技的進步逐步提昇監視精度。如此,不但可以建立彈道飛彈防禦系統中監偵的能力,並可做為未來向美採購之安邦預警雷達基地的輔助及替代系統。

(3).誘餌及電子作戰
攜帶雷達反射器,用以擔任假目標吸引敵方開啟防空系統之雷達及實施飛彈攻擊,此時位於後方或高空之電偵機即可分析比對敵方各種電子參數,並據以實施敵火壓制攻擊,或攜帶電偵、干擾設備執行電子干擾任務。雖然無人載具有體積小、載重量輕的先天缺失,但是其可飛行於目標物附近並長期滯空,因此可以較小之功率對敵方雷達、通信設施,指揮管制系統實施干擾及誘欺,以吸引敵方火力鎖定,進而確保該無人載具所欲掩護的飛機或艦艇的安全,並協助乙方戰鬥部隊的突防和作戰,破壞敵人的作戰能力。

(4).砲兵觀測、定位及戰果評估
波斯灣戰爭:波灣戰爭期間,美國海軍及空軍大量運用無人載具來協助作戰行動,如美國海軍以「先鋒」(Pioneer)無人載具飛至敵軍陣地上空約二○○○至二○○○公尺處,以機上紅外線偵測儀拍攝地面目標圖像並傳送到指揮中心,以此數據作為海軍艦砲射擊時參考。由於無人載具不斷偵察目標且觀察射擊效果,使得伊拉克軍隊火砲陣地、防空雷達網、指揮通信中樞皆遭到美軍徹底破壞,在無人載具指引下,美軍艦砲還摧毀了伊軍停在沙馬地沿岸準備偷襲的小艇及附近許多掩體。
另外,在美軍進攻科威特東部的費萊凱島時,氣候突然發生變化,空中烏雲密布,一般偵察機無法實施空中偵察任務,「先鋒」無人載具再次大顯身手,拍下許多伊軍陣地圖片,使伊軍士兵一見到無人載具,便落慌而逃,因為他們知道,砲擊會緊接著無人載具而來。在波灣戰爭期間,總計美國海軍主力艦「密蘇里號」和「威斯康辛號」出動無人載具共約一五一架次,飛行五三二個小時,圓滿達成了目標搜索、戰場警戒、海上攔截、砲火支援等任務,識別了二百多種各式船艦及火砲陣地,探測到伊拉克主力部隊行動方向及發現兩個反艦飛彈陣地。
雖然本軍目前並無類似美軍之戰鬥艦執行岸轟之任務,但在執行長程對陸攻擊時,亦可以無人載具對攻擊區實施先期攻擊路徑偵測、規劃、戰果評估或高價值目標的標定,增加指揮官對戰場的掌握。

(5).軍事騷擾、突襲
載具本身安裝摧毀性爆炸物,或作為投射摧毀性武器的載具,用於執行攻擊和攔截敵人目標的任務。如美軍於阿富汗戰爭中利用掠奪者無人載具掛在地獄火飛彈執行攻擊任務一般。因為無人載具價格低、且可在目標區停留較長之時間,同時無需人員涉入冒險,能低空突破敵方防空火網投彈,並能閃避及反擊敵人防空飛彈的攻擊。其作戰運用模式可以配合有人戰鬥機執行任務,長時間於戰區中持續攻擊敵方運動中車輛或雷達等高價值目標,使敵人無法獲得喘息的時間及再補給的機會,增加我方的勝算。

(6).反潛作戰
就已獲得的情報資料顯示,中共在部分攻擊潛艇中加裝防空飛彈,如遇敵方反潛機實施偵潛時,可緊急浮起發射飛彈攻擊反潛機,此時因專心實施偵潛而心無旁騖之反潛機極易遭其擊毀。此時最佳的防禦攻擊方法是反潛機搭配攻擊(直昇)機共同執行反潛任務,可是我軍迄今仍無任何艦艇可搭載攻擊直昇機執行類似任務,因此次佳的取代方案可採行反潛直昇機搭配艦攜無人載具,由攻擊型無人載具擔任警戒機,伴護反潛直昇機。

(7).靶機
模擬飛機、飛彈的飛行狀態,配合測試、驗證各類研發中裝備的性能。並於各項操演時提供操作手實兵訓練的機會,來驗證火砲、飛彈等武器系統的能力。本軍於八○年代時曾嘗試以各艦自行攜帶小型遙控飛機作為火砲射擊訓練中之靶機,此項構想可大幅增加各艦火砲射擊訓練的機會,隨著科技的進步由無人載具擔任靶機時可進行的射擊方式亦大增,且無飛機拖帶靶標供訓練射擊所造成的人員安全顧慮。

(8).早期預警
目前我國空防警戒重責係由空軍E2T警戒機擔任,但是針對幾近以垂直降落之彈道飛彈,或低空飛行之匿蹤巡戈飛彈、戰機,仍力有未逮。
以彈道飛彈防禦為例,其偵測的方法為太空偵察衛星以紅外線偵檢儀器搜尋、鎖定敵方發射之彈道飛彈尾焰,再將發射位置、彈道資料藉由通信資料鏈傳回基地解算,最後再將相關資料送至將遭受攻擊目標區之飛彈防禦基地,發射反彈道飛彈進行攔截。此種方法雖然為目前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必須具備太空偵察衛星方可實現,目前我國無法達到,而必須於將來設置了安邦預警雷達後方具有初步偵測預警能力,但預警系統建立所費不貲(估計約250億台幣)且時間亦緩不濟急。
因此可自行發展或採購長程光學偵測器及合成孔徑雷達裝備於高空、大型之無人載具,以其可長時間滯空之能力,提供一個預警系統載台,如果能以匿蹤概念設計長期滯空之無人載具,則將是小國家最佳的戰場監視系統。在平時可監督敵方彈道飛彈部隊日常作業活動、指揮管制架構、固定發射點、後勤補給、儲運區域等設施及發射點位置等,可於敵方真正發射彈道飛彈之前先行摧毀。在敵對情勢昇高時,則擴充以戰區層次的搜索標定敵人彈道飛彈部隊,特別是移動式的發射架,在敵人真正發射彈道飛彈之前予以摧毀,戰時可即時得知敵方飛彈發射點及飛行彈道資料,據以實行飛彈防禦。
針對低空巡弋飛彈或匿蹤戰機而言,因為飛機或飛彈採用匿蹤外型設計,本身均不易被陸基雷達所偵測,但是由於在攻擊載具側上方之雷達回跡相對較大。因此,由一般陸基雷達發射雷達波偵測,並在重點區域的空中部署無人載具做為接收機,並將所接收之信號以資料鏈方式傳回地面控制站予以分析比對,而形成雙基雷達偵測系統(現行研究可偵測匿蹤載具方法之一),其示意圖如圖8。
(9).其他
類似像大地測量、氣象觀測、環境監測、資源探索、森林防火、核生化監測等等,屬於即高危險、繁瑣、涵蓋面積廣、時間性長的工作,均可運用無人載具來擔任,可大幅度的減輕後情維修、補給及人力的需求。

圖8 利用無人載具偵測匿蹤飛彈示意圖

六、未來發展
現代科技的發展進步神速,而無人載具亦日新月異,針對未來在軍事方面的發展,筆者提出數個可能或正在進行的發展方向。

(1).微型無人載具(MAV如圖9)
前面所提到的戰術型無人載具,大多適用於大型部隊如師、團等層級,對於班、排、連等小型部隊,往往需要執行近距離偵察任務,及時提供戰場周圍景象,作出正確研判和採取行動。基本要求是可由單兵攜帶及操作,用手持發射裝置或用手放方式發射。一般工作方式是先由可攜式隨身電腦,就戰場上實際狀況利用地圖繪製功能將一系列航行關鍵轉折點繪製成預置飛行路俓,再下載至無人載具之微型電腦,用以執行飛行控制。微型飛行器時速可達48公里,航程大於5公里,並可連續工作20分鐘。
目前在國內已有大專院校研究所正在做實體飛行驗證,並進一步檢討裝載偵搜儀器的可行性。此型載具的最大優勢在於其價格低廉,可廣為部署以滿足未來戰士所需之單兵作戰系統之目標偵搜需求。

圖9 美軍所發展的縮小型無人載具其體積僅略大於硬幣
(2).智能化
數位控制技術及微微型電腦的迅速發展,為無人載具的智慧型控制能力的發展提供相當大的助益,這就是說提昇無人載具具有思考、自我判斷的能力,進而擁有一定的自主作戰模式,當然基本上具有記憶、推理等作戰原理。根據原先輸入設定的資料、規律或法則、配合新發生狀況的不同,而推理出新的行動程序來主動調整自己的應變措施;智能化無人載具能依既定規劃飛到目標區,搜索、追蹤及分析目標運動模式,瞭解敵人的戰術部署、地形特性,並能主動識別戰機與威脅,自主決定採取最有力的戰術作為。

(3).垂直起降
近年來部分國家及國防工業先進國家,均將無人載具朝垂直起降方式發展,最大的原因在於無人載具可在不藉助起降裝備下進行飛機升空及降落,如此小型艦艇即可攜行以執行任務,且垂直起降型無人載具可停懸於空中定點,執行特殊任務。

(4).各類功能模組發展
現今新式戰機多採用「任務莢艙」概念來提昇戰機的多種任務需求。對小規模軍隊的國家而言,發展二至三種型式的無人載具,並建立標準界面,在執行各項任務時依照不同的需求搭配相關任務模組莢艙,因此模組化設計的無人載具可提高任務執行彈性,並大幅度提昇無人載具部隊的各種任務執行能力。相關的初步設計概念在國內部分大專院校中均已有相當大的研究成果可供參考使用,尤其以成大航太所對載具的操控飛行及模組化設計有相當的成果。
在各功能夾艙的發展的規劃中,可先行就國內已有的產品(如高精度電子耦合式攝影機,熱顯像偵測器等),進行縮裝及輕量化使能安裝於無人載具之上。並對將來戰術、戰略作戰上所需要的偵搜設備(長程熱顯像偵測儀,合成孔徑雷達等)需求先行規劃,並邀請廠商進行可行性規劃,如此可有效掌控國軍的戰術需求,避免遭受他國的箝制。

七、檢討與建議
現今各界對於無人載具的研究與運用探討已經相當多,但是對海軍無人載具部隊的建立或運用模式卻甚少加以探討。現就前述作戰運用構想,針對海軍建軍部分提出個人建議:
一、目前海軍艦艇仍然擔負十二海浬外海域的巡邏,及驅趕入侵不明船隻的任務,因為艦艇數量的不足常造成人員及艦艇疲於奔命,因此可在專門執行此類任務之艦艇上配賦無人載具,於搜索海域內配合母艦執行搜索以擴大船艦所掌控區域。相對於傳統方式起降的無人載具,因為此類艦艇的大小不敷起降所需,因此垂直起降型的無人載具,較適合於小型艦艇使用,且可配合任務的不同攜帶不同型式的任務套件,大幅增加任務彈性。
二、在部分大型或具有直昇機起降平台的艦艇上,配賦火箭輔助起降之傳統型無人載具,以其所具有之大型、長程、匿蹤及快速的特性,配合艦隊戰術運用實施艦隊指揮與管制通信中繼、對敵欺騙、電子干擾、目標偵測及戰果確定等任務。另對具有陸攻型武器的艦艇,更可用以執行先期偵搜、進攻路線的偵察及目標確認或再攻擊的判定。
三、各艦可攜行數架小型無人載具作為射擊訓練之靶機。此型機種最大要求為單價低廉、容易操作、可模擬敵機進攻方式飛行,當艦艇出海執行巡邏任務時,即可於操演中加入對空靶機射擊訓練,如此即可增加戰士們的實兵演練的機會。
「適當的」軍備一直是所有國家建軍備戰的目標。以海軍為例,艦艇及武器系統從研發到正式成軍至少十年以上,使用壽限約為三十年,其上武器系統約十至十五年即需進行改良。所以建立適當的武器系統,需以當時的科技發展、戰術需求及國家經濟狀況為基礎,並因應周遭的武力威脅而制定最適合海軍的戰鬥武器。
無人載具可因應不同的任務、攜行不同的任務模組,滿足各類部隊達成任務的需求。而且可以根據本國科技的發展、戰術需求來建立彈性編組,非常適合量小質精的建軍要求。本文針對作者個人對無人載具的認知,提出運用及發展的建議,唯恐思慮不週致有疏漏,請不吝指正。

參考文獻
一、P. G. Fahlstrom, T. J. Gleason, Introduction UAV Systems, UAV Systems, Inc. Maryland, 1993
二、鈕先鐘譯,戰爭藝術,麥田出版社、台北,85
三、無人載具運用之研析,陸軍學術月刊,第34卷399期,84、
四、高雄柏,UAV的時代前景廣闊,尖端科技,2002.2
五、JDR(Jane's Defense Review),1998.4, P36
六、魏永昌,無人載運用於台海戰場之研究,空軍學術月刊,548期
七、電子戰專輯,第23輯
八、何小林,無人載具主宰戰場的利器,新新季刊,第三十卷第一期,91.1
九、馮垂中,無人載具之應用,海軍學術月刊第三十卷十一期
十、張維斌,無人載具系統,軍事家
十一、楊政城,無人載具自動飛行機載電腦平台開發,碩士論文,成大航研所,91.6
十二、呂文祺,無人載具資料收集與導航系統開發,碩士論文,成大航研所,91.6
十三、江俊文,無人飛機導航酬載系統開發研究,成大航研所,碩士論文,1999
十四、林見房,無人飛機之即時影像/GPS數據傳送與地面監控系統之發展,成大航研所,碩士論文,1998

作者
海軍中校 王亞民
中正理工學院73年班系統工程系
中正理工學院兵器系統工程碩士85年班
國防大學中正理工學院國防科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現服務於海軍造船發展中心

海軍上尉 謝三良
中正理工學院87年班兵器工程系
現服務於海軍造船發展中心